曾经被抵制的德国制造是如何成为品质象征的?
2018年-12月-19日 11时:11分:45秒

  德国现在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形象之一便是高品质制造业。对德国制造的追捧其实不仅流行于其国内和中国,在其他发达国家也都出现了。

  但其实历史上,由于德国是一个后起的发达国家,德国制造也并非一诞生就一帆风顺的。经历了挫折、、抵制之后,德国制造才拥有了今日的品质名誉,成为了世界各地消费者追捧的对象。

  从地理条件上来看,位于中欧的德国初始情况其实不是很好。虽然德国没有险峻的山地或者水量特别大的河流将土地切割,海拔上也比较平缓,照理说适于人类,但这里同样也适于森林和野生动物。

  中欧的气候条件适合密集的森林,而种植谷物就显得有些困难了。对于古代日耳曼人来说,将森林全部改为农田,在经济上就不合算,更何况他们在技术上也有力有不逮的地方。砍伐森林所需要的人力、铁制品、粮食余量,对于古代的德国人来说都是比较奢侈的。与其把森林全部开发出来,倒不如将其作为城镇的掩护,迟滞可能出现的外敌。

  因此,古代的德国城市结构往往是以城堡-城镇-环行空地-密林组成的四层体系,各个城市之间以穿行于森林之间的狭窄小道连接。换言之,森林在古代德国扮演了其他国家里山地的角色,成为了各个聚居区之间的缓冲带。

  这也就让德国在欧洲古代历史上一直扮演着模糊的边缘角色。当来自意大利、奥地利、法国、英国、西班牙等地的文明相继登上欧洲主舞台的时候,德国人一直表现得很沉默。

  以至于来自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的查理五世还这么说:“我以西班牙语与沟通,以意大利语向女人调情,用法语同绅士寒暄,而用德语调教马匹。”简直彻底抹杀了德意志的文明。

  不过事情也不会一直如此。随着农业时代过去,工业文明主导了近代社会,德国人的机会来了。

  过往用人力难以砍伐的密林,在机器的作用下成片倒下;修建工厂显然也不太受到气候影响,把森林变成平地的经济性明显变好;密集的森林和古森林形成的煤矿则是工业发展源源不断的血液。进入工业时代的德国才终于完成了地理和文化上的整合,稳中向好地发展起来。

  不过即使在经济上突飞猛进,文化话语权的转变却不是一条两天能够完成的。作为国家里的后起之秀,德国的工业设计和本土品牌仍然不为其他欧洲市场所承认。

  这一点其实在今天仍然有遗存。人们追捧的德国制造,往往是精细工业品如家电、汽车、厨具等,而更具文化价值的服装、箱包等则还是要看法国、意大利、英国的。

  由于品牌和设计受到歧视,作为发达国家中后发国家的德国干脆就放弃了这条道,为了牟利而成为了欧洲低端制造和仿冒产品的中心。意大利的皮鞋、英国的刀具、法国的服装,就没有德国人不敢造的东西。而因其质量勉强过关,价格又十分友好,竟然在欧洲掀起了一股德国热,人们都不买正品而购买德国制造的山寨货了。

  事情的导火索是英国谢菲尔德刀剪餐具状告德国山寨刀剪。当时谢菲尔德人采用新技术生产的刀剪餐具行销欧洲,没想到产品才上市不久,德国就有人搞出了仿冒货,质量很次,价格很低,但看上去和谢菲尔德的产品一模一样。

  而在此之前,德国出口的山寨日用品,从铅笔、纸张到箱包、手表早已市场,引发了众多高端品牌的不满。于是英国通过,要求德国制造必须在产品上注明“德国制造”,以区别于优质的“英国制造”,德国产品一时间岌岌可危。

  但背后总是隐藏着机遇,德国制造企业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也正好是的机会。既然低端山寨货遭到了市场抵制,那不如就把自己的民族品牌做起来。德国的供给侧,于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欧洲上演了。那个时代崛起了一大批至今仍然坚挺的制造业企业,从它们的今天的管理模式上仍然能看到百年前德国人为了争那口气想出来的办法。

  在制造人员培训端,德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职业教育、学术教育双轨并行,在中学时代就分流一部分学生成为技术工人吸引有才华的人在基层工作,并提高产品创新力。比如博世2017年拥有6万4千多名研发人员,分布在全球125个国家。科研费用更是达到了73亿欧元,占到总销售额的9.3%。

  德国缺乏殖民地,很难从后发地区资源,这也练就了德国企业以平等方式寻找上下游合作伙伴,压缩供应链成本的眼光。在20世纪殖民地国家纷纷之后,英法等老牌殖家的制造业都遭受了打击,而德国却没有这个历史负担,早就习惯了后来的商业模式。

  德国企业还从自己的历史文化中寻找了一些助力。从条顿骑士团到普鲁士王国,德国的军事传统讲究整齐划一、激励士气。而近现代的制造业流程管理正需要这种严格管理的方式,通过将准军事传统融入生产流程,德国企业也提高了生产效率,在保持高品质的同时降低了次品率和成本。

  以上述这些措施为基础,德国制造业终于摆脱了19世纪中期的山寨风波,在国际市场上的名誉稳步提高。而且由于德国的工业化时间较晚,而且城市化比较分散,各地都有自己的特色工业产品,也各自仍有周边大量的农村低收入人口可以调用,能长期保持产品价格的低廉。价廉物美的德国货正如当年的中国制造一样风行世界。

  而有了原始资本积累的德国企业家,开始花更大的精力提升产品的设计水平和制造精度,很快利用种种优势超越了原本压在头上的英国和法国等老对手,成为了更享誉世界的工业产品供应商。大批至今常青的制造业企业,就是脱胎于那个时候的德国制造业。

  一直到近年来,德国开始进入新的工业时代,将其工业经验与信息化技术对接,在设计、制造等方面去人工化、高智能化,是为举世瞩目的工业4.0。

  德国制造企业和工人的丰富经验和苛求,让他们自己变成了更好的自己,从令人嫌弃的低端山寨货,变成了举世瞩目的高端工业中心。而这些优点,到了今天,又能够成为所有人成为更好自己的助力,帮助更多人。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号“地球知识局”。本微信号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如果您认为此文涉及侵权或标注与事实不符,请告知我们。

  中国绿公司联盟将于12月12日走进而立之年的用友。届时,中国绿公司联盟的将与王文京当面探讨新商业时代企业的数字化升级 智能化转型。

  王文京将在“绿盟圆桌会”上回顾用友三十年在商业浪潮中,如何持续创新与变革。同时,绿盟将和王文京、杜宇(用友高级副总裁)、吕建伟(用友研究院院长)讨论企业数字化的价值、如何数字化转型等事关企业未来的重要议题,“脑暴”智能转型升级的预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