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巅峰期选择退役:德国总理默克尔找到了她的
2018年-12月-14日 11时:38分:35秒

  卡伦鲍尔的接任对默克尔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不然如果这次基民盟的被其它两人弄走的话,那么作为总理的默克尔在后面的三年可能会有未知的危机,因为不是自己的嫡系,难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给默克尔的晚年留下一些阴影都说不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德国被盟国接管并分割,3年后占领区经过兼并重组,最终出现了东德和西德这两个国家。在两个国家的之间的分界线上,后来一堵叫做墙的奇怪建筑拔地而起。可以说一墙之隔,完全是两个世界,一个活泼而富裕,一个严肃而贫困。

  在东德建国之后的第五年,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出生了。小时候的默克尔完全是一个好学生,这跟家庭教育有关,也跟生长有关。说她是好学生,似乎有点看不起她了,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学霸,因为默克尔的最高学历是莱比锡大学的博士,而且还是难度不一般的物理学博士,获得博士学位的那一年她已经32岁了。

  如果从12岁开始算起的线年的时间一直在学习,而且学的东西越来越复杂。能把书读到头并且拿到博士文凭至少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个是默克尔的智商很高,第二个是默克尔性格坚强。其它的我们就不分析了,反正有了这两样东西,到哪个领域都能混得像模像样的。

  博士毕业的那一年,默克尔和现在的老公绍尔走到了一起,绍尔是她的博士生导师。这倒不是说默克尔当年是一个大龄剩女,一直到32岁才嫁了人,在她开始读博士的时候离过一次婚。整个博士读下来,也就爱上了自己的导师。再说她导师绍尔在遇到自己这个学生的时候,也跟老婆感情破裂长期分居,觉得和这个学生比较聊得来,就跟老婆离了婚。俩人的师生恋从1986年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又是32年,所以默克尔今年已经64岁了。

  博士毕业后默克尔做了3年的科研人员,时间到了1989年的11月份,墙倒塌了。倒塌的巨响了默克尔内心深处的某个东西,那个东西告诉她应该去从政,而不是搞科研。于是默克尔那一年加入了东德一个叫“崛起”的政党。第二年两德合并之后,崛起和东德基民盟合并,默克尔就成了基民盟的基层员工。

  从1990年进入基民盟开始,默克尔很快就崭露头角,在组织里和政坛上一步一步往上爬,议员、部长、副、秘书长,直到2000年做了基民盟的,算是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了。前后10年时间,从基层一混到顶层,默克尔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运气的成分应该不多,我们可以用一个句式来总结:这是默克尔自身实力的必然性所决定的。

  看到这段可以联想一下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经历,看会不会有所触动。在大学的时候加入一个,你是不是可以从新一爬到社长的?毕业后进入一家公司,你是不是能从一个基层员工做到高管的?或者进入体制内做了公务员,是不是可以从一个菜鸟混到单位的一把手,甚至是县长或省长?如果全都没有做到,可以想想到底是为什么?

  那些对这种成功经历很感兴趣并且很有成功的同学,可以搞两本默克尔的传记,好好阅读研究一下相关章节,看看能否从她的开挂的人生经历中总结出什么秘诀,或者找到什么规律。如果真的悟出了什么,那么国际这种枯燥无聊的东西,也算是没有白看啊。

  线年的时候,默克尔带领基民盟参与角逐德国总理的,而且这个被她成功拿下。从那一年开始一直到现在,默克尔一直是德国总理,中间经历了三次连任。她眼下这一任会一直干到2021年才结束,前后算下来她了总理这个巅峰长达16年时间。

  今年的10月底,默克尔在一次高层会议上公开表示,这一届总理任期干完她就不干了,同时她也不打算继续做党了。默克尔的意思是12月份她不会参与竞争党的,而手头这个总理她还要有始有终地干到2021年再交接。之后是不是会彻底金盆洗手离开政坛,连的元旦晚会也不参加,这个暂时不太确定。

  默克尔在德国政坛已经混了有28年时间了,那么她的综合表现到底如何呢?貌似大家给她的评价还是很不错的。当年东德那种捉襟见肘的计划经济和隔墙有耳的秘密氛围,让默克尔养成了隐忍内敛的风格,她心里装得下事儿而且态度沉稳,这使得她在国际政坛上有一种特别的魅力。

  国际政坛一直以来都是男人们的天下,各种奇形怪状的大肚子男人经常着国际新闻的头条,要不是他们能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看的。但是如果男人堆里出现一些女性的话,就会有一些不同的化学反应。毕竟女性天生给人一种温柔良的感觉,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她们的出现能一些坏事的发生。

  默克尔在总理任期上确实对德国经济的发展和德国在欧盟地位的提升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她的任上,德国界的影响力也提升了很多。要说默克尔执政的最大败笔,就是2015年前后的难民政策,她边境让大量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挤进去,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直接对她本人那曾经引以为傲的支持率产生了严重的。

  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的失误,其实跟马克龙在油价的失误是类似的,也就是在社会集体向右转的情况下,他俩的政策并没有及时右转,而是保持左转了,这就会导致庞大的中间阶级对他们非常。看到这儿,想必有些同学已经被左转和右转给转晕了,局势君觉得有必要换个形象的说法在此解释一下向左和向右的问题。

  我们可以简单地把一个社会分成三个阶层,最的是阶层,其次是中间阶层,第三个是下层阶级,一个社会的所有资源是以某种方式分配到这三个阶层手里的,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会被落下。当社会资源以某种方式从阶层和底层开始向中间阶层流动的时候,或者有了这个流动意愿的时候,社会就是在向右转。同理,当这些资源从中间阶层向两头流动,也就是向着阶层和底层流动的时候,这个就是向左转了。

  向右转的时候,中间阶层会发出他们的呐喊,要求阶层给他们好处,要求停止对底层的过度救助,甚至赶走那些不合格的底层,从而最大化地他们中间层的利益。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减税降税政策和非法移民的政策,以及用关税抵制外来产品的政策,就特别符合中间阶层的利益。因为美国中间阶层占有相当比例,所以特朗普也比较稳定的支持率。

  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了中间阶层的利益,所以她本人和她带领的组织都因此遭受了严重的信任危机,比如去年她再次连任的时候,成立新几乎花了半年时间。可是默克尔不能亲手自己的政策,因为这就是承认失败,这会对自己和组织产生更严重的影响。这个并不艰巨但是很尴尬的任务只能交给自己的继任者去解决,这个接替者在上周五诞生了。

  上周五也就是12月7号基民盟在汉堡召开了党代表大会,这次会议的最重要环节就是用投票的方式选出基民盟的下一届,来接替高风亮节的默克尔同志。

  参与角逐的候选人有三个,在之前的两个月里,他们仨人在德国各地进行了多场辩论和,以求混个脸熟,让大家对自己的政策有所了解。最后在12月7号的大会上进行公开的投票竞选,竞选的结果是一名叫卡伦鲍尔的女性成功当选新一届,很巧的是,她也是一名女性。

  卡伦鲍尔小时候也是一名学霸,而且她19岁的时候就加入了基民盟,那个时候是1979年,默克尔还在读研究生,所以要论的资历的话,卡伦鲍尔还是默克尔的前辈呢。卡伦鲍尔曾经做过德国的好几种部长,还做过老家萨尔州的州长,最后在今年的2月份被默克尔任命为基民盟的秘书长。

  看卡伦鲍尔这种省部级的经历和经验,就知道她是完全可以胜任党这个职位的。更加可贵的是,她和默克尔的关系情同姐妹,也算是完全继承了默克尔的衣钵。唯独在难民问题上,卡伦鲍尔的表现比较强硬,幸运彩票娱乐平台和默克尔的政策有一些出入,她这么做不过是想讨好中间阶层,把政策向右转而已。

  卡伦鲍尔的接任对默克尔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不然如果这次基民盟的被其它两人弄走的话,那么作为总理的默克尔在后面的三年可能会有未知的危机,因为不是自己的嫡系,难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给默克尔的晚年留下一些阴影都说不准。

  现在有卡伦鲍尔做的话,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或许一向内敛沉稳的默克尔,在接下来的三年会过得更加开心和轻松。三年之后,默克尔就奔着70岁去了,70岁的时候挥手离开舞台,回家给老公的学生批改作业也是不错的。当然这只是我们的猜想,传说默克尔将来打算留在欧盟组织里继续为欧洲发光发热。

  像德国这一类议会制的国家,总理并没有连任的,只要你支持率够高能在议会拿下多数席位,总理这个可以一直坐下去。在欧盟国家,相当一部分的谢幕方式往往不太好看,有些因为政策失误辞职,有些因为丑闻辞职,有的直接被下台,有的因为支持率不高而无法连任,有的怕数据太丢人直接放弃连任。

  相比这些的话,默克尔的结局就显得非常完美了,她就像一个在最合适的时候选择退役的运动员一样,把自己职业生涯最的那一面留在了江湖上,让它变成一种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