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发现最纯粹的足球
2018年-11月-24日 16时:13分:38秒

  跟随PP体育组织的“探秘德甲·PP体育足球发现之旅”,生态圈在德国见到了足球最纯粹的模样。

  在德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没有去威斯特看过球,那相当于没看过德国足球。

  这里的威斯特,既指的是享誉欧洲的“主场”多特蒙德伊度纳信号公园球场,也指的是坐拥5支德甲球队、被誉为“德国足球心脏地带”的北莱茵-威斯特州。

  置身其中,你能感受到主队球迷的热情与疯狂,看台拼图的磅礴气势。落后时,他们会站立起来高唱队歌,而进球时,素不相识的左右旁人也会找你来击掌庆祝,足球仿佛与这座城市的文化生活融成了一体。

  今年11月,受PP体育之邀,参加“探秘德甲·PP体育足球发现之旅”。德甲有句著名的,叫“Football As It’s Meant To Be”,翻译过来是“足球本应如此”,而DFL德国职业足球联盟则把这条拆解成三个维度——球迷、球市和球票。

  我们也前往德国,亲历了“本应如此”的德甲,看看他究竟有着怎样的纯粹与魅力。

  在欧洲看过球的人会有经验,英超一张较好的球票,通常能抵3顿多饭钱,甚至在票价最贵的阿森纳酋长球场,还曾多次遇到过球迷抵制高票价的情况。这还没完,倘若要再遇上些强强对话的比赛,正价票售罄,那些二手交易网站更会把球票炒到上百欧元,其价格堪比奢侈品。

  但德甲则是另一副天地,根据统计显示,他们平均每场的球票价格仅为26欧元,在五大联赛中看球成本最低,相较于平均每场62欧元、看球成本最贵的英超,德甲便宜了一半以上。

  票价便宜的足球比赛并不少见,比如京城南边的丰体,人和使出了浑身解数来跟国安抢地盘,即便票价一降再降,仍难找到比肩工体的球迷数量。

  但德甲有所不同,便宜的票价不但不意味着人流稀少供大于求的“商品”,反倒还成了五大联赛中场均上座人数最高的联赛。根据德甲统计的数据显示,他们场均上座人数达4.4万,力压英超的3.8万排名第一。

  此行我们前往了门兴格拉德的普鲁士公园球场,德甲第十轮,主队便在这里迎战同州对手杜塞尔多夫。

  位于“德国足球心脏地带”北威州的门兴,在德国算是一家老牌豪门,队史五夺德甲冠军,在70年代时曾称霸德国。甚至,最初的“德国国家德比”指的并不是多特和拜仁,而是门兴和拜仁。

  比赛开始前1小时,穿着白绿相间配色的主队球迷开始进场,这座人口仅33万的小城,有近1/6的人涌入了普鲁士公园球场。而在哨音吹响后,足球成为了这里唯一的语言,四侧看台绿色的围巾飞扬舞动,观众的情绪随主队的一次次精彩进攻而彻底点燃。

  当然,客队球迷也没闲着,杜塞尔多夫作为北威州首府,距离门兴的车程只有一个小时,来的人数并不少。虽然在球场上客队看台只有一个小角落,但身着红衣的杜塞尔多夫球迷们个个以一当十,他们高密度地站在一起,引发出巨大的助威声响,给对侧的主队看台制造压力。

  情到兴时,他们还燃起了烟火,发出炙热。为了安全起见,主裁判见状后,不得不中断比赛,让客队的场上队长跑到球迷们面前劝阻,这才稍稍有所。

  夜幕,伴随着小阿扎尔的梅开二度,门兴最终3-0大胜对手,主队球迷们退场时一高唱着队歌,普鲁士公园球场的热情达到了近20年来的最高点。在过去的十几个赛季,门兴从老牌豪门滑落至联赛鱼腩,成绩的低落让昔日辉煌黯淡无光。而本赛季前11轮,他们7胜2平2负位居德甲第二,还力压老对手拜仁3分,球队状态正佳,颇有复兴之象。

  从巅峰到低谷再到复兴,期间有降级的坎坷,也有归来时的兴奋;两个马尔科在这座球场的传奇上一秒还在被广为传唱,而下一秒小阿扎尔和普利亚们已经了自己的时代。门兴的这20年的经历,简直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我问了俱乐部全球营销总监Peter一个问题:这段时间里一直支持你们前进的动力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球迷。

  单从数据来看,普鲁士公园球场一直保持着较高的上座率,平均上座人数达到47000左右,在全欧洲排名前20名以内。即便是在降入乙级联赛的07/08赛季,依然可以保持场均40000人的规模,这个数字依然是很多欧洲甲级球队都可望而不可及的。

  事实上,球迷的高度热情,是德甲联赛及其俱乐部发展策略的共同产物。熟悉德甲的人可能会知道,他们有着充满争议、让人又爱又恨的“50+1”条款。

  原来,“50+1”指的是,私人或企业投资者不能获得俱乐部50%以上的表决权,即俱乐部必须拥有50%以上的表决权,故为“50+1”。简单翻译一下就是,金主爸爸们可以投资德甲俱乐部,但不能控制德甲俱乐部。

  比如2008年,石油大亨曼苏尔王子的阿布扎比集团收购了英超俱乐部曼城,他们完全控制了曼城,“金元足球”模式到处引入强援,促成了俱乐部的崛起。但如果在德甲呢?曼苏尔王子即便投入再多钱,他也控制不了俱乐部,俱乐部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当然也可以不通过“金元足球”模式的提案,专心去财务平衡,或是支持本地足球。

  那对金主爸爸们有什么好处?没好处,自然也没人愿意去做这个“冤大头”。那么“50+1”杜绝了金主爸爸们,又了谁的利益呢?答案自然是球迷。在德甲,球迷协会的意见是俱乐部制定战略最重要的考量标准,所以俱乐部拿50%以上的表决权,就意味着球迷们始终能控制自己的主队。

  回想一下德甲那句著名的,足球本该如此。源于球迷、忠于球迷,足球就是足球,绝不受商业裹挟,这也是为什么德甲能有如此恐怖球市的关键原因。

  至于前面说的德甲拥有五大联赛最低的票价,并不是德国人卖不了英超的价位,而是人家根本就没想要卖那么贵,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照顾球迷的利益。

  当然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50+1”也有规则的挑战者。看看莱比锡红牛吧,作为德甲中最大的异类,这家俱乐部有着商业化的队名、被红牛公司完全控制,但却没有违反规则。

  这是怎么回事呢?德甲俱乐部不得有商业化的名字,莱比锡红牛便更名为“RasenBallsport Leipzig E.V(莱比锡草地球类运动协会)”,缩写正好是“RB莱比锡”,而“RB”正好可以暗指红牛公司。为了不违反“50+1”,莱比锡红牛还专门成立了一个人数极少且入会费极高的球迷协会,其中大部分是红牛公司的高管,因此也顺利地解决了表决权的问题。

  当然,尽管莱比锡红牛成功地钻了规则上的,但这种、的做绝大多数球队和球迷所不齿,也导致他们成为了德甲公敌。

  那么除了“50+1”外,如何去做一支更让和球迷连接更紧密的球队?在这点上,门兴、和赫塔三家俱乐部的答案是一致的:青训。

  Peter向我展示了门兴的收入情况,2016年俱乐部年收入达1.97亿欧元,净利润2670万欧元,德国排名第4,欧洲排名第28,作为一支出自小城市、联赛排名仅在中游的球队而言,这个数字已然非常可观。但是,俱乐部没有将钱花在购买强援上,而是投入于青训和发展当地足球。

  “我们注重培养球员,而不是依赖购买球员,这样做能对门兴当地足球氛围产生积极影响,增强和球迷、足球爱好者的联系。门兴有着德国最优秀的青少年培训工作,曾经的埃芬博格、马特乌斯、代斯勒,现在的特尔施特根、扬奇克、赫尔曼、达胡德等人都在这里留下过影子。”Peter介绍道。

  在主场从市区的保卡贝治球场搬迁到市郊的普鲁士公园球场后,俱乐部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目前有7个带地热的天然草标准球场和4个人造草球场,适合职业队和青训队全年性使用。

  在青训结构上,门兴和大多数德国球队一样都采用体教结合的模式,它像一所足球寄宿制学校,接收有一定天赋的孩子加入。在学校中,小们除了提高球技外,也不会落下文化课的学习,注重能力培养的全面性。由于德国足球联赛的高水平,最终只会有约2%的小成功职业球坛,而其他落选者从这里毕业后,也能迅速融入社会,或是在足球行业中找到一份工作。

  “我们极大地提升了青训的效率,同时降低了专长培养的弊端。你会看到,在这座城市里热爱足球的人们,他们一代又一代地传递培养这份爱好,接触到俱乐部并积极和青训体系接轨,再继续将门兴的足球文化的传承下去。”或许Peter所描述的模式,在我们这个足球文化相对贫瘠的国家听起来玄之又玄,但这的确是他们的方式。

  在转场时,我们还遇到了一位专门负责草坪的工作人员。面对看起来“都是一片绿油油”的球场草坪,然而在他口中,每块草皮、每种草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名字和一段复杂的功能解释。当问到为何区分得如此细致时,他自豪地说,这一切都是保障球员不受伤的基础。

  虽然我直到现在,都还分不出那些草到底叫什么名字、各有哪些特殊的地方。但从他的眼神和语气中能够强烈的感受到,即便是所有环节中最基础的工作,哪怕这个环节与足球的直接关联小之又小,门兴人都有一种极强的感,以及与生俱来的严谨细致。

  纯粹的足球,造就了全欧洲最独一无二的德甲。面对庞大的中国市场,德甲自然想要进入这里,不过为了更了解中国观众的喜好,他们需要一位帮手。

  2018年7月9日,PP体育&德甲战略合作发布会在德国驻华大举行,正式拉开了双方合作的序幕。PP体育成为了德甲中国区2018-2022年的全独家版权持权商,他们将携手德甲共同培育中国足球市场、推广联赛,让中国球迷更好的感受德甲的魅力。

  今年双十一,多特和拜仁的德国国家德比如期而至。作为连接德甲文化和中国观众的桥梁,PP体育在这场关键赛事的前10天便开始了预热,推出精品系列视频《德国国家德比故事》,前9集以时间为维度,回顾了拜仁和多特之间漫长延绵的交战史,后2集则聚焦球星,分别推出大黄蜂队长罗伊斯和拜仁边核心罗本的国家德比故事。

  该系列视频上线后,单集播放量迅速突破百万,尤其是罗伊斯的内容在社媒上反响极佳,引得多位微咖主动转发。

  同时,PP体育也通过DFL,对两队的明星球员维特塞尔和托马斯穆勒拍摄了专访视频。据悉,PP体育除了常规性地在自身客户端内进行大力推广外,还在社媒端联合德甲及其两家俱乐部进行了专向的,取得了良好效果。其中曾效力于天津权健的维特塞尔,还在专访中回忆起了自己的中超时光,在球迷圈内形成了很高的声量。

  除了以上两个精品节目外,PP体育在赛前还准备了非常丰富的图文和短视频内容,如比赛宣传片、拜仁VS多特五佳球、莱万对阵多特蒙德全进球、2013年欧冠决赛今何在、战术角度解读拜仁和多特、罗伊斯和多特蒙德的浪漫故事等。通过精美的策划,向中国球迷全方位展示德甲的魅力。

  当然,了解德甲也不光是在屏幕前看比赛。从11月1日的行到25日球迷行,PP体育邀请了大量的伙伴和球迷朋友亲身前往德国,去各自的主队城市和球场朝圣,零距离感受德国足球文化。有了走出去,也必然有走进来,两大出行活动之余,未来PP体育还会力邀德甲的传奇球员们来到中国,和球迷们近距离互动,让更多的德国足球元素在中国的土地上展现精彩。

  2010年以来,借助着德国职业足球青训系统的不断造血,日耳曼战车界舞台上始终保持在一流席位。2017年,平均年龄在22岁和24岁的两支青年国家队勇夺联合会杯和欧青赛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便德国队2018兵败俄罗斯,但我们仍有理由相信,他们回到巅峰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从深厚的球迷文化到扎实的青训体系,支撑这个国度在绿茵场上向前的是什么呢?我想,这就是最纯粹足球带来的完美效应,或许这也是我们足球发展该要参考的方向。